(春節後的上班第一天,我在丹提吃早餐寫下這四個字。)

上週四(3/5)帶著媽媽回醫院做第二次化療。在前一天,回家探望她時,便發覺她的臉上有明顯的泛黃現象,我心裡開始擔心她是否已有黃膽現象。而週四到醫院回診時,主治醫師也認為媽媽必須住院做進一步相關的檢查。就這樣,媽媽又再次入院了,那幾天的她明顯的消瘦與疲憊。院方幫媽媽做了腹部超因波檢查,希望進一步確認,黃膽是因腫瘤壓迫所引起的,還是因肝臟衰竭所導致。隔天,主治醫師帶來檢查的結果,而結果並不樂觀,因為,媽媽的肝證實已經開始在衰竭了!

聽到肝衰竭,雖然我外表鎮定,內心卻像個跑了五千公尺的跑者突然絆倒摔在跑道上,久久無法起身。我飛快的直覺問醫生肝衰竭是不是就不能再做化療了?而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媽媽的肝臟已經無法負荷藥物的代謝,院方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將黃膽與肝功能指數降低,讓她可以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




在醫院的這一個禮拜的過程中,媽媽開始從肝衰竭後,連帶腎也開始產生衰竭情況。每天每天有不同的親朋好友來看她,我努力回應他們的一切關心與提問,加上陪伴過程中,自己看著媽媽的身體狀況一路惡化,我內心的煎熬與痛苦漸漸轉變成一份憤怒。我憤怒爸爸在這樣的時刻,為何還是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工廠上,為什麼要怕花錢請員工,為什麼可以因為醫院的床不好睡就無法陪生病的母親過夜。弟弟為何只能撥出有限的時間幫我分擔照顧,憤怒自己為何要幫他們想那麼多,憤怒為什麼大家都不重視我心裡已經開始起了變化,為什麼大家都要我忍耐,為什麼沒有人關照我的心理狀況……為什麼。

我在自己的世界,聲嘶力竭的乎求與哀嚎,我快崩潰了!為什麼可以因為只要有我在,你們就可以繼續安心的去工作,照顧就是一份孝順,不照顧以後就是會悔恨與遺憾。不要再問我為什麼她都沒有吃東西,為何怎會變成這樣,為何沒有積極的態度去繼續奮戰。為什麼你們聽不見我心裡的聲音,我需要的是有人幫我分擔,讓我能有喘息的機會。你們為什麼都這麼的自私!夠了,請你們通通都閉嘴,你們不是照顧者,不懂我的內心有多麼痛苦。

我的心,就像著了火,內心世界彷彿燒的漆黑,靈魂已俱疲。

我的憤怒來自我對每個人都還有期待,我的痛苦來自知道自己已經盡力,我的眼淚在許多的夜晚看著昏睡的母親時流下,我萬般心疼她。



一個月下來,每天的我雖然沒有做什麼,然而身心的疲累讓我開始持續幾天的拉肚子。這樣試煉,我有時會問自己,我該選擇繼續埋怨?還是該把屬世的聲音聽進去然後順從?或者很堅定並相信自己所做的選擇雖不是最完美,但已是最恰如其份的安排了呢?

似乎,我是無法去驅使每個人的,包括躺在病床上的媽媽。縱使我期待給她最恰當的照料,縱使我認為已為家人提供了最理想的建議安排,即使是最好的,也並非是符合每個人所要的那份價值。人生中的「需要」與「想要」之間,或許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還需要一份試煉後的智慧去選擇吧。

昨日(3/14),我回到醫院與爸爸交班,一進病房便看見他在幫媽穿褲子,他說你媽就這樣一整晚的上上下下每格五分鐘就上一次廁所,而他一整晚幾乎無法入睡。我很清楚,這真的是件折騰人的時刻,我媽累了,而旁人的安慰、耐心與打擊還可以承受多久?

我無法去改變爸媽與親友對於所謂孝順與道德價值的認定。「有時後人們寧可要正確,也不要幸福。」(引自關係花園)許多看似符合社會道德價值的方式,有時活生生的卻是讓人感受不到當下那份溫度與人性。請看護來幫忙沒有自己顧對家人便是不孝、簽立病危時不做任何急救動作是荒唐而殘任的決定、提供最好最營養的藥才是最好、鼓勵病人一定要為還沒有完成的人與事活下去。這些是生病的人所要的?還是活著的人所要的呢?只要做得符合社會價值,就是愛了嗎?

我曾在一個夜晚問自己:「我是媽媽的天使嗎?」天使所能給予的是不是只能這樣?我給的太少?還是太多了呢?

或許,我的靈魂早已為母親而死去。前不久,在上回媽媽出院那天,我的內在情緒已到達了某種懼怕與疲憊的狀態,所以特別抽出時間前往與幾位朋友一同體驗意識深呼吸,希望能幫自己挖出一些深藏情緒。在將近兩小時,十幾首音樂的帶領下,我進入了「靈」的意識中。其實我沒有任何的目的,我僅希望能讓自己抒發一些情緒就好,而就在第一首音樂開始出現時,強烈的擊鼓聲音馬上讓我看見一個畫面。畫面中,我和媽媽面對面坐在地上,而我似乎非常急躁與痛苦的一直撥抓著頭,媽媽只是靜靜看著我臉上並沒有明顯的表情。鼓聲仍持續敲打著,接下來,那個意識空間裡的我默默平躺了下來,最後我的身體漂浮了起來,而我似乎已經沈睡或昏迷,越飄越高。直到轉換了稍緩和的音樂,畫面中空間裡的媽媽開始向我走近,她越靠近,我的身體便慢慢的下降,直到她用擔心的眼神望著我時,我才整個人回到了地面上。

我不知道,這樣的潛意識畫面在跟我說些什麼,我的靈魂似乎從媽媽入院開始的幾天之後,就已經跟著她默默沈睡了許久。自從看見那個畫面後,我才恍然驚覺,或許我的靈魂是想替代媽媽的病痛,希望可以救得了她。

最後,畫面出現了許多光線與光源交織在我和媽媽的身上,這個畫面,讓我感覺到了溫暖,我和媽媽終於可以平坐,並且面對面凝望著彼此。這些畫面身歷其境的提醒了我很多事。

每天,彷彿等待死亡來臨的感覺,讓我整個人常處在一個緊繃的狀態。縱使我已經做好會有這天來臨的心理準備,時間一分一秒的過,我時常想像自己站在媽媽身邊,看著她慢慢消逝了生命跡象,直到她毫無知覺。喔天啊!只要那份死亡的氣息越強烈,我的胃便會緊繃,胸口悶的無法順暢呼吸,我好難受。我的心理壓力,似乎已經到達了一種零界點,我真的好痛苦,我懷疑自己是否生病了。





這兩天,晚上爸爸與弟弟輪流照顧她,然而因為不習慣插尿管與包尿布,媽媽平均每十分鐘就必須靠人攙扶起來上廁所,兩天下來爸跟弟因為睡眠不足而疲憊不堪。唉,照顧病人的勞累,加上心裡與精神上的煎熬,我們還可以撐多久呢?

最後,我還是決定請專業的看護來幫忙,縱使爸爸擔心媽媽的適應能力,但為了讓她能受到有品質的照料,我們最後還是決定請看護來照顧看看,希望能幫我們分擔一些,讓大家可以有喘息的機會。

這兩天,我試著問媽媽有沒有甚麼話想跟我說,她的回答始終是沒有的。我們都看得出來,媽媽的日子已經所剩不多了,時間越消逝,我內心的哀傷與不捨就越加重,導致我每天的精神都處在高壓的狀態下,身體無法振作,昏昏沈沈。




媽,我很難過,我能為你做的只有這些,我曾努力的禱告與盡力的想喚醒你,但最後我不得不讓自己選擇放下,因我始終是個人,並非神。當我承受不了時,當我悲傷哭泣時,我所能做的就是乞求上天能引領你與全家人,把我們全部交給祂,相信祂會做最好的安排。

媽,如果你有想說的話,告訴我好嗎?我一定守在妳身邊,聽妳慢慢說完。

晚安!

Tags: , ,
海的心室 | 回應(17) | 引用(0) | 閱讀(3552)
海水格格 Email
06/24/2009 23:12
人都是自私的,以前我會很氣很氣,為什麼老是我在做事,而也老是在意別人的想法,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我自己不懂的說"不",也不懂的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現在我還在努力的做自己,做我想做的事,而且學著拒絕,很奇怪的感覺~我現在拒絕別人一次,心裡就會有種說不出的高興,呵!
常常幫自己洗腦,多做多錯,少做少錯,沒有"能者多勞"這回事!
祝福妳
sea 回覆於 06/26/2009 03:06
海水:
確實有時需要量力而為去做一些事,
邊做邊調整,總可以讓自己收穫很多。
:)
水怪
04/28/2009 16:35
多保重!人生的無常我們沒辦法去掌握,只能珍惜現在,活在當下去看待每一件事物,加油喔
sea 回覆於 04/28/2009 17:03
水怪,謝謝你的關心,
活在當下,的確是需要學習的一件事。
sea Email Homepage
04/02/2009 16:53
謝謝朋友們的關心,我都有看見你們的留言,只是無法一一回覆你們  ,請見諒。真的謝謝大家的陪伴。

海泙
cm
04/02/2009 10:00
人之生,無常,所以妳可能落在任何一種環境,
於是,也注定妳一生中會擁有的一切人與事,
最後,人之死,更無常,因為妳根本無法選擇時間跟結束的方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遭遇與自己要做的功課,
只是你是否有所領悟了。
sea 回覆於 04/19/2009 00:58
cm謝謝你。
瓊玉
03/25/2009 01:29
dear海泙:

此時 我想 妳需要的很多
但我們能給的 卻是這麼的少...
隨著年紀的增長
身邊的人來來去去
有時暫別 有時永別
卻也發現 對於離別
是愈來愈退怯
但 人生 不就是走過生老病死這一遭..
但好難 有些功課 很難
相信妳媽媽一定很心疼妳 這些日子 妳要學好多事情
但此生能成為家人 是多麼的不容易
我一直相信 每個人來到人世間
都有一堂自己要學會的課題
而妳媽媽 她已經學完了 她畢業了 可以休息了
於她是好事
於生者 是不捨的離別
很想給妳一個擁抱
因為 妳做的很好
妳已經盡了一個做女兒的責任
不可以再錯怪自己哦!
不然 妳媽媽也會心疼的
加油!
我相信有許多朋友和我一樣
也許無法站離妳很近
或給妳實質上的支持
但我們都是關心妳的
別忘了 馬凡之家永遠歡迎妳支持妳也需要妳
妳永遠都是我們的家人
加油!
sea 回覆於 04/19/2009 00:57
瓊玉謝謝你。
ckpin58
03/24/2009 19:47
雖有萬般不捨,還是要勇於面對

每各人都會經歷過的,放寬心
sea 回覆於 04/19/2009 00:57
ckpin58謝謝你。
sharon
03/23/2009 20:41
雅雯,21號那天打電話給妳,
聽到妳媽媽往生的消息,真的很難過!

希望妳可以堅強起來面對這些事情,
保重自己,加油!
sea 回覆於 04/19/2009 00:57
sharon謝謝你。
嘉明
03/23/2009 20:19
輾轉得知此訊息.著實是令人難以接受.但對媽媽來說或許是種解脫.

好好的保重身體面對未來的事情.考驗.加油加油!!
sea 回覆於 04/19/2009 00:57
嘉明謝謝你。
andy
03/23/2009 19:20
這個"女孩"不需要太多人的安慰,不需要太多人的支撐,因為本質中妳就比太多的人獨立堅強,沒啥說的,希望你陪媽媽走完最後的路,安慰她的心靈,送她最後一程,這最後的路,無奈,但卻總留給別人陪伴,考驗著妳在她離開後看不到妳的那份堅強!別人會陰霾,別人會痛苦,但是因為是妳,妳將用祝福感謝她給妳的所有,高興的送她,走向永遠的健康快樂。
sea 回覆於 04/19/2009 00:57
andy謝謝你。
Lily
03/23/2009 01:06
中午收到你的簡訊,有些嚇到!昨天才想你這麼多天都沒有上線,有點擔心,沒想到就收到這樣的簡訊!

其實我有點不敢去想,因為我馬上會連結到那年我母親突然往生的點滴,突然想到我母親在我32歲的時候離開我,你好像也是!
忙完媽媽的事情後,才是功課的開始~
期待可以陪伴妳~
好好保重自己
sea 回覆於 04/19/2009 00:56
Lily謝謝你。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