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7日中午入院後,媽媽終於在2月27號中午出院了。
經過一系列的身體檢查、等待切片結果,直到確定媽媽罹患的是膽管癌後,足足20天在醫院生活的日子,讓我的內在起了很大的變化。

此刻的我,是軟弱的。我的力量與力氣彷彿就快耗盡。在醫院20天的日子裡,因擔心媽媽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我聯絡了醫院的社工、安寧醫護人員、宗教師、牧師來跟她說說話,希望的是她慌張與壓抑的心可以得到一點平安與安慰。因為在住院的這20天當中,除了做檢查與三次去公園散步之外,媽媽沒有走出過病房一步,平常在家裡會看的電視、聽廣播、看報紙等休閒活動,她都停止了。在醫院她每天能做的事,只有讓自己躺在病床上、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沈靜,與詢問醫生腹部漲痛和失眠的困擾。

擔心父親的工廠因為少了媽媽一個幫手而蠟燭兩頭燒、擔心弟弟請太多假而影響工作,在這樣的時刻,我為了能讓家人能獲得一份安心與無後顧之憂,所以20天裡除了有時回公司處理事情外,我將公司的事放一旁幾乎都待在醫院陪媽媽。只要是能力範圍的我都盡力幫忙處理。
直到身體檢查都做完了,切片結果也正式出來了,我的心情開始產生變化。在等待準備做化療的幾天中,我變得容易不耐煩,只要看見媽媽一直躺在那邊不走動,連出去晃晃倒開水的動力都沒有時,三餐食量吃的越來越少時,加上手邊已有案子必須要開始製作文件執行了,許許多多混雜與煩悶的情緒籠罩著我的全身,就快要喘不過氣……



週四下午(2月26日)醫生開始為媽媽進行第一次的化療注射。在幾個小時的打點滴過程中,沒有特別明顯的副作用與不適,這對於媽媽對於我們來說,也許是一份因為使用自費藥物所帶來的安心感心裡作用,也許是明顯的痛楚還未開始,然而無論如何,這或許就是一個好的開始吧,我對自己這樣說。

而疾病所帶來的考驗,究竟會帶領媽媽與家人走到哪個地步,我不知道。就在全家人面對疾病所帶來的衝擊的同時,媽媽即將出院的前幾天,爸爸對我拋出了一個讓我情緒起伏很大的期望與要求。
「你把公司的工作量減少,拿回來家裡弄,回來照顧你的媽媽,同時幫忙工廠弄點帳與工廠的事!」在醫院20幾天,越到後面越感到身心俱疲的我,在聽到媽媽出院後希望的照料安排方式,我內心一整個反彈、抗拒與生氣。那樣的氣(已接近憤怒)已經不是盡不盡孝道、已經不是幫不幫忙與愛不愛她的問題,而是掠奪到了生命裡最底層的界限。

突然間,我感覺很暈眩,身體很膨脹,沮喪的問自己:「我為何要去為我的父親與母親還有家人去扛他們的責任?」這個覺察,讓我鬱悶而緊繃的身體稍鬆綁了些。恍然我看見自己,已經不是一個女兒的角色了,不自覺中,我佔據了父親與母親的位置;因擔心爸爸工廠忙不過來蠟燭兩頭燒,建議他必須要找員工來幫忙,因掛心媽媽化療後的出院日子沒有妥善的照料,所以盡所能的打電話詢問親戚是否有認識的幫傭或願意煮三餐的歐巴桑。因自認做為女兒的我能力有限,無法時時刻刻陪在他們身邊幫忙,需要有旁人的協助,讓家人一起度過這段時期,讓我們至少可以有一份安穩的心可以繼續接下來的生活,可以有一個心靜而從容空間讓每個人去保有自己原來的步調,而生病的人也需要。



前天,我與父親歷經了這麼一段討論與對話。(簡化過)
「我對工廠那邊的事我沒有興趣,我自己公司還在運作沒有辦法說不管就不管。」
「你們都過得太自由了,在這種節骨眼,還談什麼興不興趣。你忙半天是賺了多少錢!乾脆辭一辭回來幫忙。」
「很久以前就跟你說過我們小孩對工廠那邊工作沒有興趣,每次你還是這樣一直期望與要求。」
「在醫院陪媽20天,我心裡已快生病,我沒辦法當一個長期的照顧者。」
「啊講那麼多好聽的,總之還不是為了你自己!你知道請人來照顧,還有工廠請員工,這樣一個月下來要多少錢嘛!」
「總之,不是你要回來,就是我垮啦!」父親堅決的說著。
「為什麼我提供的建議你沒有一個要採納?為何你只能非黑即白呢!」我開始憤怒著,覺得父親理所當然的溝通方式讓我很無奈而生氣(在道德層面在親情層面,身為長女的我能瞭解他的安排與用意),
「不孝啦!」
斷續與拉扯的與父親歷經一波對話後,我被冠上「不孝」的頭銜。剎時,心裡的難受與委屈把我淹沒,我哭著對父親說:「在醫院20天我後來已經精疲力盡,照顧病人久了,自己也是會生病的。」對於我自己選擇遠離那個場域,無法時刻陪在媽媽身邊,縱使萬般不願放棄自己耕耘已久的夢想的我,怎可能不自責。
現實與理想之間,現實與真我之間,活生生的在拉扯著。我期待兩邊或許能夠有個兩全其美,但最後兩邊都會做得好嗎?我與家人會快樂嗎?我不知道……

徬徨與無助的我,與母親幾句關心道別後,當下的我很沮喪與軟弱,很需要有人陪伴。搭車離開父親的工廠後便飛奔逃去找朋友。縱使知道這是一個必經的溝通過程,然而在決澤做自己與做一個孝順女兒的拉扯中,與父親價值觀對話的震盪中,我忐忑與脆弱。

我想告訴父親的是:「爸,對不起,我選擇了做自己,在我能力所及,我會為媽媽去做一些事,雖然我知道媽媽希望我能陪她,請原諒我,我需要先把自己照顧好,因為我非常愛你們。」


我看見自己想替代母親去承受,想救她。在另一個潛意識空間的畫面裡,我看見一個讓我震撼的畫面……

---- 待續 ----



兩歲的我(外婆家)


三歲的我

Tags: ,
海的心室 | 回應(8) | 引用(0) | 閱讀(2107)
Flyman Email
03/10/2009 10:40
現實…
理想…

這個話題我30歲前每天都會想過一遍…
但,在我為人父後,我發覺了所有的理想要由現實去支撐,我無法把真實的感受描述的完整,也許也無法表達我想傳達的意思…
凡事都是一體兩面,理想也可以是現實,要獨自一個人走還是一起走,由自己決定。
拜科技的進步,用端控制或會議可簡化異地的溝通,同樣的,生活也可以很單純,不需要太多的想法,只要和家人一起,就是幸福…
養了小孩才知道,父母的辛勞,才會了解為什麼當時父母要限制這限制那的,最終、最終還是為了保護我們,只不過表達錯了方式,方法用錯了,因材施教嘛!可是父母又不是聖人,怎麼會知道呢?我們年輕的時候,會說父母都不了解我,現在您大了,您想想,您了解您的父母多少,再想想您了解您自己多少?這樣一來一返,就知道雙方的溝通出了問題,就像網路的protocol不一樣,那網路會通嗎?方法有幾種,換protocol或找其它的介質來轉換,就是中間人,這無非就是溝通…
事業是可以用科學的方法來經營的,而親情只能用心來經營…
192
03/10/2009 09:47
如果和父親無法溝通,建議可以找母親聊一聊......

也許,解鈴還需繫鈴人......
lll頁呆..
03/09/2009 02:50
海泙,
你要加油!!
sea Email Homepage
03/05/2009 02:06
謝謝大家的關心,這些天心情沈澱一回有比較平穩,平復不少,謝謝大家給我的回饋,謝謝。
yoming
03/04/2009 03:54
加油啊!海泙

雨天過後,總會天晴的!
ckpin58
03/03/2009 19:37
我感同身受啊,化療是一段漫長而痛苦的歷程,這個時候特別需要親情的支撐,不然是很難熬的,或許犧牲掉了自己的理想,回過頭想想讓媽媽可以無牽無掛跟病魔對抗,這是何等的重要,
過來人的良心建議
JGO
03/03/2009 11:09
父母對子女有時不只是照顧也是依賴,小的時候我們總依賴父母,卻忘了父母同時也需要依賴,在你父親的角色,工廠經營原本不易,但他依然因生活而需要被工作牽拌,曾經,我經歷過兩次,最後一次換來的是父親含著淚跟我說他覺得他對不起我,而在那段時間了,我常問自己,是否真的無怨無悔,當父親閉上眼的那刻,我知道我真的後悔,不是後悔了我這段奔波陪伴的時間,而是後悔在為何我總不願多雨父親相處更多?我相信在你父親的立場,一定有他有苦難言的地方,而在中國傳統的世俗背景下,大部分的女兒都被拉扯著生命與家庭連在一起,兒子呢卻可以放空一切,尋求出路,雖然我是相反的,但或許可以更瞭解這種心情,但撇開一切不談,生命的出路,不只是在於工作,當然也不只是在於家庭,父親的工作沒了,又誰願意照顧他呢?你又能勝任父親工廠的工作嗎?太多問號?但決不是互相的不理解,或者有更科技的方式,想個方法幫忙父親而不是斷然的拒絕,也說不定能看見更好的契機。
容顏 Homepage
03/03/2009 09:36
海泙,
這段日子會很辛苦,一個朋友也和妳有同樣的困擾,後來選擇接case(像我們以前那種生活),但能長時間在家裡陪伴家人。一直都覺得妳很勇敢,要適當的釋放壓力和記得休息哦!

Joanna容顏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